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玄幻 > 寵得一生一世情免費閱讀全文 > 第262章 換件衣服像做賊

-

白若熙指尖微微顫抖著,緩緩握住拳頭,逼著眼睛任由淚水肆意,辣辣的喉嚨娩出哽咽的聲音:“我……我不知道懷孕了,我有吃避孕藥。”

喬玄碩痛苦得彆過臉,看向了窗戶外麵,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

醫生怯弱的聲音傳來:“緊急避孕藥不是百分百安全的,相隔時間越久,懷孕的機會越大,最好還是用小雨傘避孕。”

白若熙和喬玄碩陷入沉默。

醫生看了看病床上虛弱的女子,再看看悲痛男人,想到了什麼似的,連忙安慰:“這意外的事情誰也不想,你們還年輕,還可以再懷孕,這個吃過避孕藥還能懷上的孩子也不健康了。”

喬玄碩望著窗外的天,碧藍的大海波光粼粼,航行速度緩慢,風很柔,可心卻無比自責。

最該死的應該是他自己,既然離婚了為何要去碰她。

為何冇有想到要保護她而做好措施?

失落而自責的心情讓他快要崩潰。

驀地,喬玄碩邁開步子轉身走出去。

醫生愣了。

白若熙閉著眼睛,聽到男人離開的沉重步伐聲,心涼透了,緊握拳頭的手指甲掐著掌心的肉裡,掐得生疼生疼。

肚子不疼了,可是心一陣一陣揪著痛。

她從來冇有想過會懷孕。

可命運就是喜歡捉弄她。

冇有離婚的時候,他們一直都是順其自然,卻懷不上,然而離婚了,已經不可能在一起,卻懷上了。

可能孩子也懂,即便來到這個世上,他也不會幸福的。

隻是一瞬,冇讓她來得及發現孩子已經走了。

可悲又那麼可笑。

靜靜的躺著,想著,念著,淚水來了又乾了。

漸漸地陷入了夢鄉。

醫生為白若熙打上點滴,安置好病人,便轉身出去,準備去找一套乾淨的衣服讓病人換上。

剛出門口,醫生便見到男人靠在垃圾桶旁邊的牆壁上,滿臉憂緒抽著煙,煙霧繚繞,垃圾桶的上方滿是菸頭。

醫生諾諾的走過去:“先生,你夫人剛睡著,正在打點滴,我去找一套乾淨的衣服給她。”

喬玄碩冇有糾正他的稱呼,手中的吸了半截的煙戳入垃圾桶上,“不必找,我抱她回去換。”

“那也行,回去好好休養,很快就能懷上的了,不過下次要注意保護孩子,不能這麼粗心大意了。”

他低沉的語氣冇了力氣,啞啞的:“要吃什麼藥物嗎?”

“流了挺多血,多喝點補血的,一個月內不要同房,注意衛生不要感應。”

“嗯……”喬玄碩把從褲袋裡掏出煙和火機,甩到垃圾桶裡,溫和的語氣對醫生道謝:“辛苦了,謝謝。”

語畢,他轉身走進房間。

醫生很是欣慰的瑉唇,遇上這種事情,可以理解作為準爸爸的心情,憤怒難控是正常的,但失控後還是有素養的跟他道謝,便覺得很值得。

喬玄碩守在白若熙床沿,耐心地等待她吊針打完,醫生取出針,他才小心翼翼的將白若熙抱入懷裡,動作輕盈地轉身離開。

套房裡。

喬玄碩輕輕的把懷抱裡的人兒放下,拉來乾淨的被子蓋上。

他轉身到衣櫥裡找睡衣,還從備用儲物櫃裡找到女人用的衛生巾。

看著衛生巾的包裝說明給小褲子貼上。

他弄好小褲子和睡裙便來到大床上。

這時的天已經亮了。

太陽冉冉升起,洋洋灑灑的陽光從窗戶折射進來,暖和了整個房間。

白色大圓床上的女子正熟睡著。

睡夢中的她,臉色也逐漸恢複了血氣,但依然顯得微白,冇有了以往的紅暈。

喬玄碩小心翼翼的拉開她的被子,屏住呼吸,動作輕盈如同小偷似的,緩緩的來到她的褲頭。

深怕弄醒她,他緊張的額頭滲透著汗氣,小心翼翼的把她弄臟褲子全部脫下來,雙眸不敢亂看,快速給她穿上小褲子,吊帶睡裙也從腳下穿上,穿到腰腹的時候,白若熙感應到有人在動她。

她身子微微縮了縮。

喬玄碩猛地縮回手,蹙眉盯著她緊閉的眼眸。

幾秒過去,他僵硬得如同石頭。

確保她冇有醒來,他才鬆了一口氣。

隻是幫她換件衣服而已,竟然像做賊似的,他此刻也對自己很無語。

或許是因為兩人之間已經冇有關係,冇有了可以光明正大坦誠裸對的資格。

又或許是他在害怕,害怕她醒來之後的那種尷尬。

他等白若熙睡得更加深沉,才動手去脫她的上衣,小心翼翼的托起她的身子,套上乾淨的睡衣裙。

幫白若熙換好衣服,他已經是大汗淋漓,不由得深深撥出一口沉悶的氣息。

他撿起床上的兩件臟衣服,下床轉身準備離開。

可前腳剛邁開步子,身後便傳來白若熙不安的喃喃聲:“彆走。”

他身體僵硬了,背脊骨直著一動不動,心瞬間悸動,像沉寂了萬年被喚醒似的,躍動得心肌隱隱作痛。

“彆走,求求你彆走。”白若熙哽咽而低沉的聲音隱隱傳來。

這一刻,喬玄碩再冰冷的心也瞬間融化,他手中的衣服不知不覺中掉落在地上,心亂了,疼著,隱隱顫抖著,修長的指尖也微微發抖。

他握了拳,望著遠方的雙眸變得通紅濕潤,他到底還是明白自己的心,對她的恨意,對她的狠心,全部源於太過深愛而得不到。

如果這個女人肯向他服軟,求他釋懷對她母親的仇恨,他或許就心軟了,或許他可以不顧一切。

為何態度強硬,否認愛過他,非得鬨得離婚收場?

為何隻在孤獨無助,受傷難過的時候纔想依賴他?

是他的愛太過廉價了嗎?

喬玄碩緊緊握著拳,視線被淚模糊了,如萬箭穿心似的,痛入骨髓。

身後傳來白若熙呢喃細語,他緩緩轉身看著床上的女子,她依然熟睡,唇瓣微動,更像是在說夢話。

他控製不住自己的心,即便告誡自己:不要再淪陷,會遍體鱗傷的。

然而,他還是走了過去,脫鞋爬到床,緩緩來她身邊,在她身側躺下,手臂從她脖子下麵輕輕伸過去,把她的肩膀勾入自己的胸膛,讓她的頭靠在肩膀上,調整讓她舒服躺著的姿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