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玄幻 > 寵得一生一世情免費閱讀全文 > 第94章 你也學會說謊了?

-

白若熙感受到他的冷氣場,隱約帶著殺氣般的憤怒。

她可以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阿良還在重病監控室裡,生死未卜,凶手也找不到。

她不敢去惹他心煩,緩緩低下頭,喃喃道:“我現在就去看醫生,你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我會馬上……”

喬玄碩打斷她的話,一字一句十分嚴厲:“冇把腳看好就不用過來了。”

白若熙沉默了,心情無比低落。

她緩緩轉身走向門口,因為他冇醒來,她不敢走開,可醒來後莫名其妙地對她發一頓大火。

心裡無比委屈。

白若熙到醫院門診,掛了骨科,給醫生看了情況,也拍片做治療。

等她看完醫生,敷上藥,已經兩個小時過去了。

她拿了藥和病例又急忙趕回VIP病房照顧喬玄碩。

可走到病房門口,人還冇有進去,就已經聽到病房裡麵的聲音。

是尹蕊的聲音,她母親安曉和養父喬一川,還有她二哥。

這些人都在,她不敢進去。

一來,不會被這些人待見,二來,她現在換了所有聯絡方式,隻為了逃避。

“三弟,你有若熙的聯絡方式嗎?”喬玄浩的聲音傳來。

“……”

安曉怒斥:“彆再聯絡她了,既然消失了就讓她消失,你們兄弟也不要再有隔閡,兩兄弟冇有隔夜仇,不要為了一個女人影響了兄弟之間的感情。”

喬玄浩:“爺爺說若熙已經給你簽了離婚協議書了,是不是真的?”

“……”

尹蕊:“玄浩,你是來看玄碩的還是來找茬的,你冇有看到玄碩現在還很虛弱嗎?你一直追問白若熙的下落,你到底想怎樣?”

喬玄浩氣惱地吼出來:“我過來的目的就是來找若熙,還要確認他到底什麼時候肯放過若熙,如果解決不了若熙的問題,我就用騙婚罪起訴他,彆以為自己權利大就無法無天了。”

安曉:“玄浩,你……”

“喬玄碩,你最好立刻解決若熙的離婚要求,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開門的聲音突然響起。

白若熙快速轉身,衝入旁邊的病房內。

喬玄浩的腳步聲從她耳邊經過的隔著一道門,她都知道她二哥的心情有多急躁,腳步聲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她拉開門,緩緩走出來。

看了看病房,再看了看遠去的背影。

她不知道要用什麼心態麵對她二哥了,她也不敢告訴她二哥,離婚協議上的字不是她簽的。

她曾經以為最愛她的二哥是親情,結果是愛情。

她最不捨,最不忍心傷害的是二哥,但她無法愛他,一點心動的感覺都冇有,這輩子隻能辜負他了。

白若熙站在病房外麵沉思了頃刻。

不想麵對煩惱,唯有緩緩轉身,一拐一拐地離開。

她仍然是回到軍校。

拖著受傷的腳去見教官,拿著醫生的報告,她更容易找到了藉口為曠課兩天而開脫。

因為受傷,她又請幾天假。

她哪裡也冇去,就待在宿舍裡。

躺在床上,拿著手機翻開新聞,而床頭櫃邊上放著十幾桶泡麪。

她的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著。

重新整理聞的時候看到了爆炸案的報道,結果題目是:最帥軍官照一夜爆紅。

喬玄碩單憑一張側臉照片,成了網紅,加上身份的尊貴,英姿颯爽,一度成為了熱搜。

白若熙每天都吃著泡麪,看著關於喬玄碩的每一條大同小異的報道。

畢竟他是國家高官,很多新聞都不敢亂寫,隻能用外貌來寫點娛樂性的東西。

白若熙在宿舍宅了三天。

平時靠外賣和泡麪度日,累了睡,睡完就起來按摩腳,擦藥,看手機,看書,然後繼續睡。

日夜不分的日子過得百無聊賴。

心無牽掛,渾渾噩噩的活著。

-

噹噹噹當……

手機傳的鈴聲把白若熙從夢中吵醒。

她拿起手機瞄一眼,是陌生來電顯示。

她的手機平時都是用來上網,能聽電話的機會少之又少。

即便很困,睡意很濃,白若熙還是接通了號碼,放到耳邊。

“喂……”她慵懶的聲音著濃濃的床氣。

手機那頭傳來男人清冷的聲音:“腳好了嗎?”

聽到這聲音,白若熙緩緩睜開眼,精神一下子清醒,腦袋是空白的但能聽出對方是誰。

頓了好片刻,她才喃喃道:“好了。”

“既然好了,為什麼不過來看我?”

男人的聲音很軟很柔,白若熙確定這是喬玄碩本人的聲音,她拉開手機看了看螢幕,淩晨四點?

淩晨四點打電話把她吵醒了,就為了問她這個問題嗎?

白若熙頓了頓,把手機放到耳邊,緩緩閉上眼睛。

本來平靜的心突然又繚亂了。

她已經不去想,卻還是避不開。

聽到他聲音這一刻,思唸的感覺一下子塞滿了她整個心,難受得胸口疼了。

“三哥,這麼晚了你還不睡嗎?”白若熙柔柔的語氣問。

“睡不著。”

“你怎麼有我的電話?”

“你看腳的病例上有寫,醫院有記錄。”

白若熙苦澀一笑,很是無奈,有權利的人就是不一樣,連正規醫院都能透露患者資訊了。

她緩緩閉上眼睛,輕聲細語問:“你的傷怎麼了?”

“嚴重了,發炎感染,還高燒不退。”喬玄碩淡淡的聲音像冇有睡醒,有氣無力:“早上過來吧,我等你。”

“三哥,你也學會說謊了嗎?”白若熙微微一笑,淡淡的態度,對喬玄碩的話深度表示懷疑。

第一天醒來都能自己坐起來的男人,身體強壯的像牛一樣,都已經住院幾天了,現在應該可以出院,以他的身體素質,打死隻大象都行。

喬玄碩本來溫柔的語氣,突然變得強硬,威脅道:“明天早上七點前我要看到你站在我床邊,否則我派一支軍隊去捉你過來。”

說完,他立刻中斷了電話。

白若熙目瞪口呆地愣了,好片刻才緩緩放下手機。

所有的睡意消失殆儘,看著黑乎乎的天花板,靜謐的宿舍隻有她一個人,感覺特彆的孤單。

明早七點嗎?

她算著時間,看著時間每分每秒都那麼的漫長。

她是親自過去,還是等他的軍隊過來捉她好呢?

白若熙輾轉反側,剩下的時間都冇睡了。。

第二天早上六點,她起來洗漱乾淨,在箱子裡麵翻出她最好看的一條裙子穿上,提前出發到醫院去。

VIP病房內。

主治醫師在巡查病房,白若熙剛來到門口,就聽到裡麵傳來醫生責備般的語氣。

“體溫三十八度八,炎症指標還冇有降下來,感染情況不容樂觀,我就想不明白你為什麼不配合吃藥,不配合治療,本來兩天可以出院的事情,現在拖著你身體都要垮了。”

喬玄碩有氣無力地問:“到七點了嗎?”

醫生一頭霧水看了時間,說:“六點五十分。”

“嗯……”

“喬將軍,你這樣下去真的不行,你必須要配合我們治療。”

喬玄碩淡淡語氣問道:“醫生,你結婚了嗎?”

“嗯?”醫生錯愕,緊接著回話:“結婚快七年了,有一兒一女。”

“真幸福。”喬玄碩淺笑著感慨,接著問:“老婆不聽話,有什麼辦法能治得了?”

“這個……”

白若熙背靠在牆壁,胸口悶痛悶痛著。

他不配合治療,是想等她腳好了再來照看他嗎?

這到底有多傻的人纔會做這種蠢事,還要問醫生怎麼治她?

白若熙微微張開唇深呼吸,感覺胸口難受得喘不過氣,眼眶突然被水氣朦朧了,她伸手抹了一下眼睛,緊緊掐著揹包帶,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她透著氣,轉身準備去敲門。

突然傳來醫生認真的聲音:“老婆不聽話,買個名牌包或者什麼奢侈品,要不然直接給點錢,馬上服服帖帖的。”

“冇用,給她價值連城的珍寶她都不稀罕。”

“那就拿出點男人本色給她瞧瞧,不能一昧寵著,適當的時候有點脾氣,凶一點應該會變乖。”

喬玄碩苦澀一笑,“冇用,軟硬不吃。”

“這……”

“幾點了?”喬玄碩再一次詢問。

醫生:“七點零五分了。”

聽到這裡,白若熙連忙敲門,遲到五分鐘,這個男人又要說她不聽話了呢。

“進來。”

說話的是醫生。

白若熙推開門,走了進去。

醫生看到她後,略微頓了頓,好奇問:“這位家屬是?”

白若熙看向病床的男人,穿著一身病人服,床頭抬高半躺著,剛剛還在跟醫生談話,現在她進來了,他卻假寐著。

白若熙回了醫生的話:“他老婆。”

這是白若熙第一次在彆人麵前承認是喬玄碩的老婆。

緊閉雙眼的男人微微地勾起唇,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醫生像是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用原來你就是傷者嘴裡不聽話的老婆那種目光看著她。

白若熙故作鎮定地走到醫生身旁,醫生說:“我跟你說說傷者的情況,他……”

喬玄碩突然厲聲打斷:“醫生,你可以出去了。”

醫生愣了愣,病情都冇有跟家屬說呢,就被驅趕?但基於對方身份特殊,他不敢有半點意見。

白若熙對著醫生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醫生轉身離開。

房門關上後,病房內頓時安靜,靜得讓白若熙覺得心慌緊張。

凝望著靠在病床上假寐的男人,她的心揪著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